疏广疏受

编辑:资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3 00:41:27
编辑 锁定
疏广(未知 -前45),字仲翁,祖籍东海兰陵(今山东省临沂市兰陵县)人。其曾祖迁于泰山郡钜平(今宁阳县西部)。西汉名臣。 疏广少时好学,习惯用读、记、背、研的学习方法巩固知识,拓宽知识面,精于研究《论语》、《春秋》。乐于创办私学,治学严谨,注重学生的德学兼优。本始元年初,宣帝征其为博士郎、太中大夫。地节三年(前66)封疏广为太子太傅
中文名
疏广
别    名
字仲翁
国    籍
中国
民    族

疏广疏受疏广其学

编辑
疏受(未知-前48),字公子,是疏广兄弟的长子。疏受少时跟其父和叔疏广学儒家精典,对孔子少时演礼的事特别崇拜,常效孔子演礼,至精至勤,为人恭谨。疏受才思敏捷,言辞逻理缜密,且善演讲。天子每朝,都让其进见与天子群臣策对应答。他成为太子的师傅后,孜孜不倦,因人施教。太子12岁能通《论语》、《诗经》,精《礼》、《尚书》等,教绩垂史。刘询封他为太子家令。

疏广疏受疏广其事

编辑
疏广、疏受在中国历史上称为“宁邑二疏”。初元元年(前48)刘爽继位,成为汉元帝,疏广总结历史上的为臣之道,认为见好就收才是俊杰。他对侄疏受说:“历史经验是知足的不受辱没。做人功成名就之时,就应审时度势,急流勇退。人的事业正如太阳月亮,日中而偏,后来居上。我们叔侄今已名成功就,我害怕不乘此时辞朝还家,以后会悔祸无穷啊! ”疏受听后,十分赞成叔父的意见。于是,两人同时上表,以年老多病为由辞官,乞准还家,颐养天年。宣帝见疏家叔侄确实年事已高,且长期为太子学习殚思竭虑,还常带太子徒步跋山涉水,已积劳成疾,很快便恩准两人请求。
回到家乡,两疏虽然年老体弱,但很愿为家乡做点好事。他们用赐给的金银广设学馆,从不收取学子分文。有位好友曾劝他说:“仲翁公,您居官多年,四海扬名,皇上、太子赐金谢教谕情。你家丁人口众多,子孙满堂,也该广置良田,扩建家宅,使后世子孙永庇皇恩祖德,免致吃食无着之困。”疏广听后说:“故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之说,我看不尽然,若人人都为己而活,那才要天诛地灭哩。我在有生之年,要做点公益之事,死而安乐。再则,惠及后世要有道,不能教他们坐享其成。如是此,好日子也是一阵子,家败则长远。”疏广看了看长空,又望了望他那处旧宅,继续说:“要使后代荣昌发达,不是给他们留下多少钱粮家园,应教他们如何做人、如何求生、如何创业,教其艺胜于授与币啊......”。在办学期间,疏广疏受白天兢兢业业授教,夜间辛辛苦苦挑灯备案,乡邻无不称赞。
疏广、疏受辞世后,宁侯为了纪念这两位宁邑先贤,将其故里分别命名为“东疏”和“西疏” 。300年后,陶潜路过宁邑时,赋五言《咏二疏》:“大象转四时,功成者自去。借问衰周来,几人得其趣。游睚汉庭中,二疏复此举。”

疏广疏受原文

编辑
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也。少好学,明,春秋,家居教授,学者自远方至。地节三年,立皇太子,选广为少傅,数月,徙为太傅。广兄子受,好礼恭谨,敏而有辞。宣帝幸太子宫,受迎谒应对,上甚欢悦,顷之,拜受为少傅。太子每朝,太傅在前,少傅在后,父子并为师傅,朝廷以为荣。在位五岁,皇太子年十二,通《论语》、孝经。广谓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今仕至二千石,宦成名立,如此不去,惧有后悔,岂如父子归老故乡,以寿命终,不亦善乎?”广遂上疏乞骸骨,上以其年笃老,皆许之。
广既归乡里,日令家供具设酒食,请族人故旧宾客,与相娱乐。数问其家金余尚有几所,趣卖以供具。居岁余,广子孙窃为其昆弟老人广所爱信者曰:“子孙冀及君时颇立产业基阯,今日饮食费且尽,宜从丈人所,劝说君买田宅。”老人即以闲暇时为广言此计,广曰:“吾岂老悖不念子孙哉?故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供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赢余,但教子孙怠惰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又此金者,圣主所以惠养老臣也,故乐与乡党宗族共飨其赐,以尽吾余日,不亦可乎!”于是族人悦服。以寿终。
  (节选自《汉书·疏广传》)

疏广疏受译文

编辑

  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他自幼勤奋好学,深明《春秋》,在家乡教授子弟,求学的人有些来自远方。地节三年,(汉宣帝)确立皇太子,选拔疏广担任太子少傅,几个月后,调职为太子太傅。疏广哥哥的儿子疏受,研读礼经,谦恭谨慎,思维敏捷且有口才。宣帝驾临太子东宫,疏受拜迎进见,应答宣帝的提问,宣帝非常高兴。不久,朝廷授给疏受太子少傅的职务。太子每次朝见皇帝时,太傅疏广在太子前引导,少傅疏受在太子后跟随,叔侄俩一起担任太子的老师,朝廷引以为荣。皇太子在位五年,已经十二岁,通晓了《论语》、孝经等。疏广对疏受说:“我听说‘知道满足的人不会受羞辱,知道停止的人不会有危险’,‘一个人一旦功成名就应及时隐退,这是天意常规’啊。现在我们的官俸已达二千石,官居高位,名声树立,到这时仍不想离开,将来恐怕会后悔的,倒不如我们叔侄告老引退荣归故乡,颐养天年终老此生,这样不也是大好事吗?”疏广终于向朝廷上表请求退休,宣帝因为他年事甚高,就都答应了他的请求。
疏广回归故乡后,每天让家人摆设酒食,请家族的人及亲戚朋友宾客,与他们一起娱乐。疏广经常过问家里积蓄还有多少,不停地花钱以设酒食宴请亲朋好友。过了一年多,疏广的子孙私下对疏广兄弟老人中他最喜欢信任的一位说:“我们子孙辈希望您在见到他老人家(疏广)时劝他多少置办些田产房屋,现在天天设筵席家里钱财将要用尽,应该在他老人家跟前,劝说他老人家(为我们子孙)置办田地房屋。”这位老人就在和疏广闲聊时谈到置办田地房屋的事,疏广回答说:“我难道年老悖情不考虑子孙的将来吗?但家中原有田地房屋,只要子孙们在那里勤力劳作,足能有饭吃有衣穿,过与普通人相同的生活。现在置买多余的田地房屋,只能使子孙懒惰罢了。有才德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削弱他的意志;愚蠢的人如果钱财多,就会增多他的过失。况且富人常会成为众人怨恨的对象。我既然无德教化子孙,也不希望增加他们的过失而招人怨恨。再说这些金钱是圣明的皇上赐予我养老的,所以很乐意和宗族同乡共同享受他的恩赐,这样度过我的余生,不也很好吗?”这以后子孙们心悦诚服。疏广因此尽享天年。
词条标签: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