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堂风月落花尘

编辑:资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30 00:46:43
编辑 锁定
《锦堂风月落花尘》,西南交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在读硕士张漫著,该作者曾多次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大量古文今读的赏析文章,而本书亦是其中之一。本书讲述了元明清三个朝代的美丽杂剧,在叙事中用文字堆积起舞榭歌楼,编织成水袖流苏,演绎一波三折的姻缘,还原并升华那些我们错过的绝世容颜和盛世情事。里面有宫廷里的恩怨,有花园里的情仇,有小姐与公子的悲欢离合,无论失之交臂或者皆大欢喜,都同样动人。
书    名
《锦堂风月落花尘》
原版名称
张漫
ISBN
7530956337/9787530956335
类    别
文学戏剧
页    数
197页
定    价
24.80元
出版社
天津教育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9年4月1日
装    帧
平装
开    本
16开

锦堂风月落花尘内容简介

编辑
《锦堂风月落花尘》讲述了元、明,清三个朝代的美丽杂剧,在叙事中用文字堆积起舞榭歌楼,编织成水袖流苏,演绎一波三折的姻缘,还原并升华那些我们错过的绝世容颜和盛世情事。里面有宫廷里的恩怨,有花园里的情仇,有小姐与公子的悲欢离合,无论失之交臂或者皆大欢喜,都同样动人。

锦堂风月落花尘编辑推荐

编辑
超级畅销书系「漫漫古典情」又推才女佳作,重赏杂剧里的女子爱情,演绎一波三折的旷世姻缘,一个她在后宫,一个她在深闺,一个她在青楼,一个她在花园。
还原那些被遗忘的绝世容颜和盛世情事。
舞榭歌楼,玲珑水袖,裙摆碎绽,流苏招摇,她们步步生花地走来。
杂剧中的这些女子.似时过境迁里的漏网之鱼,注定了不能被遗忘。
这些古旧的杂剧戏曲,不混迹于流年。演绎了近千年,仍然生动如初。

锦堂风月落花尘图书目录

编辑

锦堂风月落花尘序言

序言

锦堂风月落花尘第一篇 金枝欲孽帝妃恋

采莲人语隔秋烟——明·梁辰鱼《浣纱记》
当时只道是寻常——元·马致远汉宫秋
花自飘零水自流——元·无名氏《连环计》
从此,他把岁月将就——元·白朴梧桐雨

锦堂风月落花尘第二篇 锦堂风月落花尘

爱是前赴后继的战场——元·关汉卿《救风尘》
烟花三月下扬州——元·乔吉《扬州梦》
衣服向左,手足往右——元·关汉卿《谢天香》
一片花飞减却春——元·关汉卿《金线池》

锦堂风月落花尘第三篇 回头沧海又尘飞

人面桃花相映红——元·无名氏《碧桃花》
当游魂遇上行尸走肉——元·郑光祖倩女离魂
朱颜不改常依旧——元·李好古《张生煮海》

锦堂风月落花尘第四篇 一天风物暮伤秋

在兵荒马乱中跑向一人——元·关汉卿《拜月亭
题向风筝寄予天——清·李渔《风筝误》
两个寡妇引发的血案——元·关汉卿《窦娥冤

锦堂风月落花尘第五篇 一春鱼雁无消息

金屋藏娇被发现后——元·白朴墙头马上
十年之后,谁还记得你的容颜——元·石君宝《秋胡戏妻》
重婚罪与破镜重圆——元·杨显之《潇湘夜雨》
绣球砸不出锦绣良缘——元·王实甫《破窑计》

锦堂风月落花尘第六篇 花落水流深院宇

落花流水人何处——元·关汉卿《调风月》
正是西厢月上时——元·王实甫《西厢记
出神,入画,杜丽娘——明·汤显祖牡丹亭

锦堂风月落花尘图书摘要

编辑

锦堂风月落花尘序言

有你,就繁华。
古时的女子过的是较为简单的日子,她们生活的全部只有他,等他,遇上他,陪他终老,所有的精力都致力于经营婚恋和家庭,倒也把一生过得扣人心弦。
舞榭歌楼,玲珑水袖,裙摆碎绽,流苏招摇,她们步步生花地走来。
曲调里的姑娘,多是从前朝里流传下来的故事,曲调里的唱词,不少改编自从前朝里流传下来的诗词,元明清的杂剧与戏曲,好比席卷了历代的精致往事,一举绽放,盛世无双。
姑娘的世界很小,但这是坐井观天的福,一个她在后宫,一个她在深闺,一个她在青楼,一个她在花园。姑娘本是无忧无虑的姑娘,只因识得那少年公子,生活便失去秩序,他的出现使她无序,他的离开使她无序,她成为一个秩序之外的女子,进入到从未染指过的陌生岁月里。
我要说的这些姑娘,只属于故事。戏剧的作者为了刻画她们,虚构或者改编情仇,伶人顺着剧情扮演恩爱悲欢,看客走马观花或者入戏着迷,这一套路轮回了上千年。

锦堂风月落花尘第一篇 金枝欲孽帝妃恋

采莲人语隔秋烟——明·梁辰鱼《浣纱记》
《浣纱记》是根据明代传奇《吴越传奇》改编的昆曲剧目,它第一次将水磨调用于舞台,借助生旦爱情抒发兴亡之感,融情于史,再现了浩大的历史图景,唱词随着爱情和政事等场景的转换,或优美和缓,或紧张急促。昆曲音乐与剧情自然结合,相映成趣。
《浣纱记》取材于历史,又不拘泥于史实。旧瓶装新酒,有继承也有杜撰,之所以动人,是因为它将范蠡与西施的爱情往事细致地娓娓道来,谱成动人的旋律,把西施从年少时代,到破吴归来的一生都付诸浅吟低唱之中。
主人公西施艳冠四大美人之首,称号「沉鱼」。相传她在溪边浣纱的时候,连水里的鱼见了岸上的容貌都羞赧得忘记游动,纷纷沉底。关于西施的传说多而纷杂,莫衷一是,历代都有不同的故事演变,她就在这更迭的时代中代代流传,绽放成为了传奇。《浣纱记》取众多传说中的一种,在这剧目里,西施陷身于一出绝顶的美人计,一步一步走出了自己平凡简单的浣纱生活,置身高高的政治殿堂,却沦为爱情的阶下囚。
如果不是浣纱溪畔逢了范蠡,就不会有后来这些斑驳的传奇,所有的欢喜悲哀,都不会有。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绕池游】苎萝山下,村舍多潇洒。问莺花肯嫌孤寡,一段娇羞,春风无那,趁晴明溪边浣纱。
西施的首度出场,是在少人问津的乡里溪畔,绝代佳人生在乡野之间,像朵曲径通幽的奇花,悄无声息地兀自开放。她家世卑微,以浣纱为业,没有太多的外界干扰,清澈如溪水,好比生活在不知魏晋的世外桃源。
除却惊人的容貌,西施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女子,她虽不在深闺,却终归是被禁足于乡下,心里怀了的无非是些普通儿女的小心思,天生丽质却只能顾影自怜,孤芳自赏。因美好的生活在平淡寂寞中流逝而感到无端无奈的恐慌,只能孤单埋怨地唱:
世间多少佳人才子。不能成就凤友鸾交。我既不能见他。他又不得遇我。日复一日。年又一年。不知何时得遂姻缘也。
梅花虽好,浪影溪桥;燕子多情,空巢村店。姑娘长到二八芳华,如意姻缘却迟迟不曾来到,当先天姿色与后天姻缘不成正比的时候,反映在西施身上的最显著的特征是感情里挑肥拣瘦,高不成低不就,于是一直寂寞开无主,唱厌了哀怨独角戏。
欲扬先抑的铺垫早已经做好,这一天终于到来,西施梦中的情人翩翩出现。范蠡遨游,路经溪边,恰巧与浣纱的西施相见,电光火石,郎情妾意一触即发,萍水相逢的他们互相倾心,互通家底。男未婚,女未嫁,于是两人各自一阵窃喜,私定终身,西施以纱作为信物,范蠡约定晚些时日,来将她迎娶完婚。
然后两人分道扬镳,才相识,便分离。自此以后,西施被甜蜜的思念充盈了心,更加流光溢彩。因为是站在等待的位置上,西施在爱情里沦为了弱势群体,困在深闺等待一个不知道会不会再度出现的夫君,很被动,也很悲哀。只有一面之缘的男子拿走了她的溪纱,许下婚约,却杳无音讯。西施把秋水望穿,心绪百转千回,怕他是狂且小儿,怕他因公务繁忙,将所有的因由都想遍,禁不住相思成疾,心痛的毛病算是落下了。
「却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病了的西施越发楚楚动人,时时走路的时候忽然发作,捧了心儿,眉梢眼角里的痛苦也尽是风情,引姐姐,美的对立面,丑陋并且不检点,未婚先孕不止一次。好在对西施还有姐妹之情意,知道她病了,请女大夫来诊治。大夫南威和姐姐东施,一语道破了西施疾病的根源,不过风月二字。
思念无非就是自己的心被别人攥在手里的感觉,一旦病发,便是身心的一场劫难,生理和心理上的疼痛一并折磨,这病痛最难以对症下药。
解铃还需系铃人,可系铃人却迟迟不出现,他被战争和国家兴亡禁锢了身心。
如果范蠡只是个山野村夫,两人心动了大可马不停蹄地相爱,可惜他真实的身份是越国任重道远的士大夫,也是后来将西施一把拉进淆乱的政治战场的那个人。与西施的纯净单一截然不同,范蠡心里充满了七情六欲,不是单单一项爱情就能将其喂饱,他有他的抱负需要奔赴,有他的雄才大略需要施展,他对她许下了轻飘飘的承诺,分文未花,得了美人又得了薄纱,一转眼就把信誓旦旦抛诸脑后,谁想到西施认了真。对范蠡来说,爱情是太平盛世里的点缀,锦上添花,到了硝烟四起的年代,他的爱情领域就荒芜到寸草不生。
…… ……
词条标签:
文学书籍 出版物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