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赫伯特·迪林杰

编辑:资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7 15:49:26
编辑 锁定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John Herbert Dillinger,1903年6月22日-1934年7月22日),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时期中,活跃于美国中西部的银行抢匪和美国黑帮的一员。出生于美国印地安那州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他,曾被指控与数名东芝加哥的警官死亡有关,但都没有定罪。除此之外还计划过针对至少24家银行和4家警察局的抢劫,并曾两度越狱。尽管受到警方等人的厌恶,甚至被当时美国调查局(后来改组为联邦调查局)冠上“头号公敌”(“Public Enemy No.1”)的称号,但是当时人们却仍对他尊崇有加,认为他是现代罗宾汉,而其发迹和成名也离不开当时美国大萧条禁酒令的社会背景。
随着联邦调查局密切地追查,约翰·迪林杰在其最后一年内不断跨洲逃亡。并曾在逃跑时负伤,前往其父亲的家中静养。1934年7月22日,由于警察和联邦调查局探员自安娜·卡帕那斯手中得知有关约翰·迪林杰的重要情报,由梅尔文·珀维斯所带领的警察和探员们包围了芝加哥的传奇剧院门口,企图在电影散场时逮捕迪林杰。迪林杰发现了埋伏,很快持枪逃到了附近的小巷中,但最后仍遭击毙。但由于其震惊世人的犯罪行为,他在死后仍不时被人提及,尤其是他的越狱和抢劫事迹,已经成为了都会传奇之一。
中文名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
外文名
John Herbert Dillinger
国    籍
美国
出生地
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的橡树山
出生日期
1903年6月22日
逝世日期
1934年7月22日
职    业
美国黑帮的一员
代表作品
《公众之敌》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早年

编辑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家庭背景

1903年6月22日,约翰·迪林杰出生于印第安纳州印第安纳波利斯的橡树山(Oak Hill),为约翰·威尔森·迪林杰(John Wilson Dillinger,1864年7月2日 ─ 1943年11月3日)和玛丽·艾伦·兰卡斯特(Mary Ellen "Mollie" Lancaster,1860年 ─ 1907年)两个年轻孩子中的老二。 一些传记作家考证后指出,约翰·迪林杰的祖父马蒂亚斯·迪林杰(Matthias Dillinger)于1851年自今法国洛林梅斯的德语区移民至美国。祖父马蒂亚斯·迪林杰出生于德国萨尔,也因此约翰·迪林杰拥有德国人的血统。1887年8月23日,约翰·迪林的双亲于美国印地安那州的马里昂县结婚,他父亲为一家杂货店老板。跟据报道,约翰·迪林杰的父亲是一个很苛刻的人;在一次采访中,老迪林杰表示自己严格遵守行事准则,并且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Spare the rod and spoil the child”)。
1889年3月6日,约翰·迪林杰的姐姐奥德瑞·迪林杰出生。她于其母去世的同年——1907年时,嫁给了艾莫特·汉考克(Emmett "Fred" Hancock),这年约翰·迪林杰年仅4岁。 次年,奥德瑞·迪林杰生下了她与艾莫特·汉考克的第一个孩子,之后他们夫妻俩一共生下了7个孩子,并共同居住于印第安纳州。最后奥德瑞·迪林杰于1987年3月的印第安纳波利斯逝世,享年98岁。直到父亲在1912年5月23日于印地安纳州摩根郡、与伊丽莎白·费尔德(Elizabeth "Lizzie" Fields,1878-1933)再婚之前,迪林杰都是由他的姐姐照顾长大。 最初,迪林杰并不喜欢她的新继母,但据说最后还是深深的喜欢上她。 约翰·迪林杰和伊丽莎白·费尔德共有三名孩子,分别为休伯特·迪林杰(Hubert Dillinger,1913年 ─ )、多丽丝·迪林杰(Doris M. Dillinger,1917年12月12日 ─ 2001年3月14日)和法兰·迪林杰(Frances Dillinger,1922年 ─ )。[1]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成长及结婚

迪林杰在公立学校上了至少7年课程。在此期间,他经常因为斗殴、偷窃等违背规定的事情而惹上麻烦,又因为其“混乱的人格”及时常欺侮弱小同学的劣迹令人侧目。最终已16岁的迪林杰选择了退学,并为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家五金店工作。尽管对这单调的工作表现的十分努力,但他经常会整晚前往各大聚会放纵,这使得他父亲担心城市的环境最终会毁了儿子。1920年,父亲敦促迪林杰搬到摩斯维尔。 尽管换了新环境,迪林杰性格如同过去日子一般通满野性及叛逆性。1922年,在因一次偷车被捕后,他的父亲与他断绝了关系。 为了摆脱麻烦,迪林杰选择加入美国海军服役;但数个月后,他又趁着服役的舰船停靠在波士顿的机会,擅离职守自行离开军队,这使得军队决定以逃兵的名义将其除名。 迪林杰回到摩斯维尔后,他与16岁的贝瑞·伊萨·霍维斯〔出生于1906年8月6日〕邂逅。1924年4月12日,两人在马丁维尔结婚。但是他却无法维持一份稳定的工作,同时也无法保住婚姻, 两人最终于1929年6月20日以离婚收场。
由于找不到工作,迪林杰和他的朋友艾德·辛格顿(Ed Singleton)两人共同策划抢劫计划, 两人从当地的一家杂货店中抢走了120美元。但在逃离现场时,一位牧师认出了他们并向警察举报。次日两人便被逮捕,辛格顿坚称无罪,而迪林杰在父亲的劝说下坦承罪行, 结果没有案底的他仍因蓄意抢劫而被重判10到20年有期徒刑。 约翰·迪林杰的父亲在后来的采访中表示,他很后悔自己对儿子的建议,认为正是他的建议导致了这起不公正的判决;尽管他之后曾试图与法官会晤,以肯求法官对他的减刑,但并没有成功。。在押运到监狱途中,约翰·迪林杰曾试图逃跑,但很快就被抓了回来。[2]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犯罪生涯

编辑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狱中

迪林杰在设于密歇根市的印第安纳州立监狱中正式开始罪犯生活。在被判入狱后,他曾说:“我出来时将成为你们见过的最卑鄙的暴徒。”他从此开始怨恨社会,和其他罪犯为伍,例如银行劫匪哈瑞·皮尔波特(Harry Pierpont)和罗塞尔·鲍比·卡拉克(Russell "Boobie" Clark)。他们教会迪林杰如何成功实施犯罪,三人决定获释后就要大干一场。
迪林杰的父亲努力奔走协助他及早释放,最终获得一份有188人签字的请愿书。1933年5月10日,迪林杰获释,此时他已在狱中度过了8年半。当时恰逢美国大萧条时期,因此迪林杰仍无法找到工作。于是他很快重蹈犯罪覆辙,并于当年9月22日抢劫了俄亥俄州布拉夫顿(Bluffton)的一家银行。但他短时间内就被达顿(Dayton)警方追踪到,并在俄亥俄州利马郡(Lima)被捕入狱。在入狱前的检查中,警方从他身上搜出了一份越狱计划(迪林杰负责协助皮尔波特,卡拉克以及其他六个同监狱的人越狱,他让朋友偷运来福枪到他们的牢房以实现越狱)。但警方在要求迪林杰交代这个文件的含义时,遭其拒绝解释。
10月12日,即其重新被捕入狱后4天,三个越狱者于来到利马,自称是印第安纳州警察局警官前来引渡迪林杰。当地治安官要求他们出示相关文书,他们便对他开枪并将他打得不省人事,之后解救出迪林杰。四人潜逃回印第安纳州,和其他人会合。这些人也被称作是“最初的迪林杰帮”,包括有皮尔波特,卡拉克,查尔斯·马克里(Charles Makley),小爱德华·W·绍斯(Edward W. Shouse, Jr.),哈利·克普兰(Harry Copeland),“俄克拉荷马杰克”克拉克,沃尔特·戴崔茨(Walter Dietrich)以及约翰·汉密尔顿(John Hamilton)。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银行劫案

尽管没有触犯联邦法律,联邦调查局仍被请来协助调查确认罪犯。这是联邦调查局首次在权限范围以外侦办案件。使用先进的指纹识别技术,他们很快确认了所有嫌疑人的身份并在全国范围内悬赏抓捕。
与此同时,迪林杰团伙在印第安纳州进行了一系列银行抢劫。其中最成功的一次是他乔装成生产银行报警系统公司的销售代表。据报道,他进入了印第安纳州和俄亥俄州的数个银行,得以了解银行的安保系统并确定抢劫目标。还有一次,他们假装为一场银行劫案的戏寻找拍摄地点的剧组,结果旁观者在一旁笑着观看了一场真实的劫案,而迪林杰在将银行洗劫后逃走。据推断,迪林杰策划实施了多起银行劫案,涉案金额超过30万美元。
为了方便抢劫,他们甚至抢劫了警方的武器库,抢走大量武器。在后来的数次劫案中,团伙成员曾误杀2位警察。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逃亡

团伙所住的国会饭店(Hotel Congress)发生大火,他们不得不空手逃出火场。之后查尔斯·马克里付给消防员12美元帮助他们取回行李,也让消防员有机会看清迪林杰帮的数位成员。后来他们认出了这些人,并向警方举报。最终团伙中的5人被警方拘留,其中就包括迪林杰。警方发现他们持有超过25000美元现金,3挺冲锋枪,6挺机枪。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的通缉令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的通缉令
团伙成员被押送往印第安纳州接受审判,被暂时关押在Crown Point监狱中。迪林杰被指控在东芝加哥谋杀了一位警官。为了防止迪林杰越狱,警方增派了大量人手。但迪林杰悄悄地雕刻出一把木制手枪,涂上鞋油假装真枪,用它劫持一名狱警后成功越狱。为了逃亡,迪林杰驾驶偷来的汽车跨州逃亡,这也使联邦调查局得以介入此案并展开了全国范围的大搜捕。
在芝加哥,迪林杰和女友伊芙琳·弗莱切特(Evelyn "Billie" Frechette)一起生活。他们前往明尼苏达州的圣保罗和团伙成员碰头。他们居住的公寓的房东产生了怀疑,并于1934年3月30日向联邦探员报告。经过监听,联邦调查局探员判定,迪林杰就居住在公寓中。在审问一个试图进入公寓的团伙成员时,他向探员开枪,并躲到一扇门后。整个团伙开始向探员开枪,并在支援力量到来前从后门逃跑。他们抢夺了一辆卡车,开到了另一个团伙成员的家中。迪林杰在逃跑途中负伤,急需医治。他和女朋友到其父在摩斯维尔的家中静养,直到痊愈。弗莱切特在回芝加哥看望朋友时被捕,但她拒绝交待迪林杰的下落。
迪林杰之后很快重新开始犯罪。在抢劫了印第安纳州的一个警察局后,他们来到密歇根州,并在联邦调查局到来之前逃走。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最后数月

编辑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小波希米亚旅舍

4月,团伙成员躲藏在威斯康星州的小波希米亚旅舍。他们向店主爱默尔·瓦那卡(Emil Wanatka)保证他们不会惹麻烦,但是在离开或者通电话时都时刻监视着店主。店主的妻子南(Nan)和她的哥哥成功躲开盯梢的“娃娃脸”尼尔森,向芝加哥的检察官办公室去信检举,检察官办公室很快联系了联邦调查局。数日后,由休·克雷格和梅尔文·珀维斯带领的一支队伍趁清晨靠近了旅舍。两只看门狗叫了起来,但帮派成员经常听到瓦那卡的狗叫,以至于他们没有想到去侦察一下。直到联邦调查局探员错误的击倒一位本地居民和两个无辜的卡车司机时,这些犯罪分子才意识到联邦调查局的到来。双方短暂的交火后,帮派成员全部成功逃脱。W·卡特·鲍姆探员在枪战中被“娃娃脸”尼尔森射杀。
1934年夏,迪林杰仿佛人间蒸发,联邦调查局没有确切的线索追查他。实际上,他逃到了芝加哥,并化名为吉米·劳伦斯(Jimmy Lawrence)。他找到了银行职员的工作,还找到了一个新女友,名叫波莉·哈密尔顿。波莉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迪林杰得以隐匿一段时间,但他不知道的是,联邦调查局的搜捕网慢慢收拢于芝加哥。当他们最终在芝加哥的街道上找到了他逃跑用的车时,他们十分确定迪林杰就在这里。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红衣女郎

1934年的传奇剧院,FBI摄于迪林杰死后不久 1934年的传奇剧院,FBI摄于迪林杰死后不久
联邦调查局局长约翰·埃德加·胡佛专门组成了抓捕迪林杰的特别行动任务,总部设在芝加哥。7月21日,妓女安娜·卡帕那斯(Ana Cumpanas)联系了警方,用迪林杰的消息来换取在美国的居留权。她告诉联邦调查局的探员,迪林杰正和另外一个妓女在一起,次日她将和他们一起去看电影。她同意穿着红色裙子,以保证警方能够在剧院前认出她。7月22日,等待在传奇剧院门口的警察和联邦调查局特工准备在电影散场时逮捕迪林杰。但迪林杰发现了埋伏,很快持枪逃到了附近的小巷中。三位探员开枪,打出5发子弹,迪林杰中弹倒地。他被击中三枪,两枪射中胸部,其中一枪伤及心脏,而致命的一枪从脖子后部射入,从右眼穿出。在当日22时50分,约翰·迪林杰被宣布死亡。
迪林杰的坟墓 迪林杰的坟墓
据联邦调查局说,迪林杰死前没有遗言。有报道称有人将手帕和衬衣浸在血泊当中,作为这次事件的纪念。其尸体在伊利诺伊州的库克郡对公众开放。
迪林杰埋葬于皇冠山墓地(Crown Hill Cemetery)

约翰·赫伯特·迪林杰电影形象

编辑
劳伦斯·蒂尔尼在1945年的电影《迪林杰》中扮演迪林杰,该片是首个将迪林杰的犯罪生涯搬上荧幕的。 在1959年的电影《调查局故事》(The FBI Story)中,斯科特·皮特斯(Scott Peters)扮演迪林杰,但是由于是个小角色,并没有出现在演职员表上。 1969年,由马克·菲尔瑞(Marco Ferreri)指导的影片《迪林杰之死》中,包括迪林杰的真实记录片片段和报纸剪辑。 1973年,由约翰·米利厄斯(John Milius)编导的影片《迪林杰》中,沃伦·奥茨(Warren Oates)扮演迪林杰。该片对犯罪团伙的描写更具同情色彩,跟当时的反英雄电影《邦妮和克莱德》(1967)一致。 1979年,由刘易斯·蒂格(Lewis Teague)执导的影片《红衣女郎》中,罗伯特·康拉德扮演迪林杰。该片讲述了迪林杰被杀前的时刻。该片中“红衣女郎”是指波莉,即出卖迪林杰的人,但事实上波莉的鸨母才是那位红衣女郎。 1991年的电视电影迪林杰中,马克·哈默(Mark Harmon)扮演迪林杰。 2009年,迈克尔·曼执导的电影《公众之敌》中,强尼·戴普扮演迪林杰。该片由布莱恩·博瑞夫(Bryan Burrough)撰写的《全民公敌:美国最大的犯罪浪潮及FBI的诞生,1933-43》一书改编而成。
参考资料
  • 1.    Elliott J. Gorn. Dillinger's Wild Ride: The Year That Made America's Public Enemy Number One. 美国: 牛津大学出版社. 2009年6月4日. ISBN 0195304837
  • 2.    Anthony DeBartolo. Dillinger's Dupes: Town Seeks To Preserve A Jail Yet Escape A Dastardly Deed. 《芝加哥论坛报》
词条标签:
人物